热门关键字:
灰瓦青砖 诉说百年风雨
编者按:“前面一条塘/二闸围一乡/一间祠三塔上/左边门阁似牌坊/右边瓦瑶真排场/塘园果子喷鼻香/人人行过都旺上/真系会同村仔好村场。”
一曲朗朗上口的歌谣,描绘了一个悠然安详的世界。它,就是隐约在凤凰山麓的老村——会同。从1836年始建至今,会同村已经走过了近170年的岁月,作为珠海迄今保存最为完好的近代村落,会同村一个多世纪以来的兴衰和传奇,深深吸引着每一个试图了解它的人;而它的现状与未来,更令每一个关心它的人时时牵挂……
我们是在一个冬日的上午来到会同村的。
从城市尘嚣中走出来的都市人,第一眼看到会同村多少会觉得有些恍惚:青山之麓绿水之畔还掩映着这样一个古色古香的老村。“真没想到珠海还有这样的好地方!”于是,这成了许多珠海人到会同村后,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下街:尽显岭南建筑风采
会同村自东至西由上中下3条大街构成,其中一进村口便能看到的下街是全村建筑的精华所在。在这条不过数百米长的街边,参天古木的掩映下,会同祠、调梅祠、莫氏大宗祠三大宗祠和南北碉楼等会同村最具代表性的公共建筑一字排开,这里也自然成了当年会同人的精神家园。
“当年是个叫黄会同的人选中了会同这块风水宝地,又把地让给了我们祖先,所以我们专门修了会同祠来纪念他。”今年60多岁的莫惠文是莫家第十五代传人,对会同村的历史了若指掌。她告诉我们,过去下街上还有仰云山馆、张王爷庙、候王庙、华佗庙,街对面便是个好大的半月型荷花塘,“好漂亮的!”
岁月流逝,经历了一百多年的下街已经不复当年的景象。荷花塘被填去大半,有的村民还在上面建造了新式小洋楼,仰云山馆和三庙也早被拆掉,现在那里是会同小学。
只有三大宗祠和南北碉楼还留存着当年恢宏的气势,但却明显带着几分残破。三大宗祠都是硬山顶、青砖墙,仔细寻找,还可以辨认出石雕、砖碉、木雕、壁画上的山水花鸟,栩栩如生,毛主席万岁之类的大红字样依稀可辨。
北碉楼是下街上最引人注目的建筑。这个四层高的建筑,既有西洋钟楼特色又有岭南碉楼风格,与会同人海外及港澳谋生不无关系。如今,楼体上的“云飞”两个大字同南碉楼上对应的“凤起”一样,已经很难辨认,碉楼上依然留着许多枪眼,被锈蚀的西洋钟时针停滞在5时35分。南碉楼也同样残破不堪,莫姨指着一截颜色稍异的墙体告诉我们:“这下面已经塌过一次,村民们又用混凝土重新补了一遍。”
南碉楼边上便是只剩下几米南闸门和围墙,村里人说:“这个门可神了,门梁已经歪了几十年,石门就是不倒。“闸门上四个大字明显地被涂抹过,已经很难认出,还是莫姨给出了答案:”这边写的是‘南控沧滨’,北闸门上是‘北环紫极’。”
民居:损毁严重古风犹存
如果说下街让人惊艳,会同村的民居则让人流连。
村里一共有40多座民居,家家都是灰瓦青砖飞檐斗拱。上中下街和几条南北贯通的小巷,把四四方方的村落划成了几部分,也把所有的民居都连在了一起。因为村子是依山势而建的,有着斜斜的坡度,小巷也就斜着上去,有的地方还修了几节台阶,使村落有了几分层层叠叠的意思。
漫步在村内的纵横街巷中,古风犹存,几乎随处可见岁月斑驳的痕迹。许多人家门前还竖着依然可以使用的趟栊,落满灰尘的百叶窗静静等人推启。大树从黑褐的残墙伸出枝叶,牵在各家各户门前的电线,因为落了几只麻雀而生动起来。有的老屋已经完全破败,只剩下残垣断壁和几蓬杂草,还有一只老狗懒洋洋躺在边上晒太阳,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
因为莫姨帮许多族人看管祖屋,我们还有机会进到一些老屋里去看看。与我们一同去的市博物馆馆长张建军常常迈进一间老屋就不肯再出来:“看看,这里有多少好东西啊!”在会同,民居的门廊、庭院都有精美的砖雕,梁面有图案粉画,木雕更是随处可见。就连老屋里许多已经闲置多年的物件,张建军都当成了宝贝:“这些风车、石磨、米桶,全都是做展示民俗的好东西!”
莫姨却更愿意领着我们看那些正在破败中的老屋:“那间祠堂,大梁已经被白蚁蛀了”、“那家的屋顶,已经塌了一大片”、“鲍家在村里惟一留下的祖屋,全都长满了野草”……至于莫姨自己的家,因为老屋破败得厉害,她在好几年前就重新建起了崭新的楼房。“我知道要和村子里其它房子一样,特别把围墙抹成了青灰色。”莫姨这样对我们说。
除了清一色的岭南民居,会同村里还有一座明显带有西洋风格的民居——缉庐。这是由莫氏后人莫如恩为纪念父亲莫缉卿在1934年建造的,分为前后两部分,中间夹着小小的庭院,屋顶还设有小凉亭。几年前,莫如恩的后人又花了40万将缉庐重新修缮,送给会同村作为行政办公处和村里的幼儿园。村里人告诉我们,如今会同村的许多林木都是由莫如恩当时栽种的,村里的许多道路、桥梁也由他参资建造,会同是因为有许多像他这样爱家乡的人,才会有今天的模样。
栖霞仙馆:斑驳痕迹诉说传奇
很多人想象不到,一个只有几百户人家的会同村,竟然是当年香山县最早用上电灯、看上电影的村子。这个传奇要从会同村最著名的建筑——栖霞仙馆说起。
上个世纪20年代,莫咏虞曾经身患疾病,经一位叫阿霞的婢女服侍而渐渐好转。为感激她的悉心照料,并且认为其有“旺夫相”,这位莫大富商向仅20岁的阿霞示爱,欲纳其为第9妾。然而,阿霞拒绝了这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机会,并假称终身不嫁。于是,便有了栖霞仙馆这出于“积善”的禅院,让阿霞和其他女尼在这里修行。
仙馆建成后不久,大约在1922年的下半年,莫咏虞托人从英国买回了一台发电机运到香港,并历经周折运回老家会同村,让栖霞仙馆内的尼姑们也用上了电;而为了怕女尼们守不住清苦,莫咏虞还每隔几个月便特意从香港请来电影队为她们放映卓别林的电影。这样一来,会同村便成了当时的香山县最早用电和看电影的村落。当时的会同村还有香山县“小澳门”之称。
经历了近一个世纪风雨的栖霞仙馆,如今早已不复旧况。呈现在我们眼前的仙馆门楼,是一座四层高的西式大钟楼,楼身是斑驳的黄色,门额前“栖霞仙馆”四个大字早已经不见痕迹,但门楼凌空耸立的气势依旧。
推开未上锁的铁门,迎面就是掩映在疯长的荒草和参天的古木中的主楼,一栋带着西洋建筑风格的禅院,有拱形的门洞和当年进口的彩色地砖。在鼎盛时期,这里曾有5名年轻的女尼修行诵经,还时有别处的尼姑来这里做法事,磬声阵阵,钟鸣不止。现在已是人去楼空,徒留萋萋荒草。
站在禅院的露台上,可以俯瞰仙馆的全貌,依稀看得到兰亭、茅亭、暖阁,还有观音喷水池的残垣都掩映在荒草之中。村里的邱主任说,如今这里最值得看的就是几株古树了:一个是珠海最大的仁树,一个是珠海最大的鸡蛋花树,还有那棵木桂树,说不定是珠海惟一的了!
邱主任还带我们去看当年的发电房。当年就是通过仙馆里的三间发电房,源源不断的电力送到了会同村的每个村民家中。如今,三栋发电房只余下破败的一栋,隐藏在一丛野芋叶和一株巨大的杨桃树下,两层高的楼房被一株小叶榕用根须缠住了楼身,房间中有几节生锈的铁管四散着。从发电房走出来时,抬头望见斑驳的光影投在青灰的楼身上,树枝上挂满沉甸甸的杨桃——那一刻,我们似乎都忘了身在何处。
会同村简介
会同村位于唐家湾镇金鼎西南10千米。十九世纪30年代,莫、鲍、欧阳3家人约定自不同地方会同一起到该地建村,其后命村名为会同,沿用至今已近170年。会同村的三姓人员中,唯莫氏发展成为最大一族。莫氏家族的莫仕杨、莫藻泉、莫干生祖孙三代,为香港太古洋行担当买办达60余年之久,当时许多莫氏族人也前往香港和广州等地为太古洋行工作,因此其家庭和不少个人都积累了一定财富。清同治至光绪年间,由当时的海外富裕宗亲投资,全村在统一规划下重建。
会同村近代建筑群主要包括栖霞仙馆、两座碉楼、3座祠堂和40多座民居,多建于晚清和民国初期,均有70-140年的历史,占地面积96200平方米。
村之南北两面各有建有一道土墙,墙上开有石条框构成的闸门和枪孔,村北头曾建有凉亭和三层高的文阁(塔)。村内由北向南沿荷花塘东岩辟有一条大街,称为“下街”。沿着下街从南往北,可看到两座碉楼和几大祠堂。南北两座碉楼均为钢筋混凝土结构,除传统的守望护卫功能外,北碉楼还装有当时极为新潮的铁质西洋两面钟一座,村民从不同方向都能看到时间。莫氏宗祠、会同村祠、调梅祠紧挨北碉楼。
村内布置了与下街相平行的两条依山势渐高的中街和上街,并设有若干条东西向石阶小苍,自下至上连道三条主要街道,构成方整规矩的空间结构。村内共有40多座民居建筑,布局整齐,外形十分统一,均采用质量上乘的青砖,且磨砖对缝;墙基为大小规格统一的花岗岩石块砌筑。装饰的繁简程度上有明显差异,细部纹样各异,种类丰富。
栖霞仙馆位于旧村西南面400米,占地面积10000平方米,入口为一四层高的西式大钟门楼,内有花园,主体建筑斋堂仿上海太古洋行模样建造,房屋地面铺花瓷砖,窗镶彩色玻璃,上下楼走廊两边均为拱形门。园中建有重檐攒尖顶绿琉璃瓦装饰的六角亭、茅亭、啖荔亭,有假山、寿石、回形的观音喷水莲池等。仙馆所在山丘上还存有莫氏家族祖辈的坟墓。
来源:作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走进会同 惊艳岭南风情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