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百年民歌孤独传唱 ——寻访南屏疍家风情(下
在南屏,沙田民歌算是保存得最完好的民俗遗产了——虽然它也正在渐渐被人遗忘。
南屏沙田民歌的历史到如今有170多年了。疍民们在光绪年间涌来南屏围垦,便把歌声带到了南屏。疍家人把海水冲积而成的土地叫做沙田,所以在中山、珠海、顺德一带的沙田水乡流传的民歌,便被称为沙田民歌。
“沙田民歌分很多曲调,大家比较熟悉的咸水歌、结婚时贺婚的高棠歌、渔民打渔唱的大罾歌,还有姑娘出嫁时的叹家姐,都属于沙田民歌的不同歌调。”已经从事了40年沙田民歌搜集整理工作的吴金喜是这方面的专家,说起这些如数家珍:“由于疍家人在过去不被允许读书识字的,一百多年来这些歌谣只能通过口耳相传。”
沙田民歌在南屏最鼎盛的时期则是上个世纪30到50年代。那个时候,沙田民歌是疍家人最重要的娱乐项目。“当时的水乡处处有歌,人人能歌。特别是晚上月亮照在河面上,歌手就一河两岸对起歌来,看到什么就唱什么,想到什么就唱什么,而且都能合辙押韵。”南屏文化站站长陈社金用诗一样的语言形容当时的情形,他的父亲当年就是村里的“歌王”:“那时,会唱歌的人在村子是极受人尊重的。”
子承父业的陈社金如今也成了南屏的“歌王”,貌不惊人的他一张口就能够技惊四座,还凭着沙田民歌在省里拿回了一等奖。采访中,他常常情不自禁地来上几段,悠扬婉转的歌声朴实含蓄。“无头大刀真系恶使,无爷仔女贱过烂泥……”虽然不能立刻理解歌词的含意,但仅仅那旋律就已深深打动了我们。
歌声是一样悠扬,但民歌的境遇却与当年不能同日而语。“不要说会唱的人,现在连喜欢听的人都越来越少了。以前结婚大家都唱高棠歌,现在全去了卡拉OK。”这些年,陈社金一直在为保存沙田民歌做着不懈的努力,比如将老调填上新词,比如在幼儿园教小朋友唱高棠歌,还比如在工厂表演民歌。
同样的,这几十年吴金喜也一直在默默做着搜集整理歌词的工作。他指着一大叠手写的稿纸告诉我们,这一共是一千多首歌词,全是会唱歌的老人们边唱他边记下来的。“我有个梦想,把这些歌词出本书。”他说:“不为别的,只是想把这些好东西保存下来,趁它还没有消亡之前整理好留给后人。”

来源:作者: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