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捧出一个“文化珠海”
策划大师王志纲说过:“未来中国的竞争,是文化版块的竞争。”、“谁能把握每个版块后面的文化底蕴,谁就能把握住竞争的主动权”。
他说这话是在好几年前了。时至今日,文化的作用已经被提到更高的地位。我省最近提出建设“文化大省”,我市也相应提出“文化盛市”。“文化是资本、是资源。文化是生产力、是竞争力。”的观念正越来越多地为人们所认识和接受。

珠海有没有“文化”?
珠海有没有“文化”?珠海这个“文化版块”的竞争力到底如何?
多年来,我们在一线采访中一直有这样的感觉,其实珠海的文化资源非常丰富:我们有独特的人文历史,有大批知名的历史名人,有不少鲜为人知的民俗风情,有初具特色的城市文化品味,还有正在兴起的各种城市休闲文化等等。所有这些文化资源的“亮色”,都星星般地散落在珠海的各个角落,有的已被人所知,有的还依然埋没。许多熟知珠海的人都在感叹:珠海有很深厚的文化底蕴,但有不少文化资源的确还有待于我们进一步去认识、发掘和整合。
如今,在建设“文化大省”和推进“文化盛市”的大背景下,作为珠海的主流媒体,我们觉得有责任对珠海文化建设以及如何借助文化的力量更好地提升珠海的城市核心竞争力做些媒体应尽的努力。
这就是我们策划“文化珠海”系列报道的根本动机。如果用更简单的话来说明我们的策划定位,就是:梳理文化资源,发展文化经济。

为什么叫“文化珠海”?
现在提××珠海的不少。诸如“浪漫珠海”、“魅力珠海”、“潜力珠海”、“活力珠海”等等,这些都从某个侧面道出珠海给人的一种印象。套用这样一种时髦的说法,我们最终给这组策划定了个名:“文化珠海”。
“文化珠海”当然不仅仅是指珠海文化。我们的报道不会是简单的文化资源盘点,也不是探寻一般意义上的文化建设。我们希望通过深入的采访,发掘珠海最传统、最富有价值的风土人情,最能反映珠海特色的人文底蕴,在一个一个掌故,乃至一草一木的身上,寻找历史的折痕、文化的传承,汲取文化的营养,于历史、现实以及未来间找寻增强珠海城市核心竞争力的文化动力。
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把这组策划分成了五个版块:“文化珠海?寻根”、“文化珠海?风情”、“文化珠海?人物”、“文化珠海?都市”、“文化珠海?产业”。系列报道将突出可读性、新近性和探幽性,力求从不同的侧面,以现代的视角、新闻的敏锐去洞察珠海文化的历史、现在和未来, 探寻“文化珠海”的真正内涵。
从古至今,文化之神奇魅力一直为人所咏叹,文化的力量更深深熔铸在民族的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之中。我们希望,这组倾注了无数真诚与汗水的系列报道,能够为广大读者捧出一个绚丽的“文化珠海”。
本报记者 孙锡炯

惊喜?惋惜?心痛
开始“文化珠海”专题的采访已经一个月了。对于我,这一个月的感触实在太多。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根本不会相信,在淇澳岛上那片人迹罕至的荒滩上,随手捡到的几块瓷片,竟然已经在那儿静静地躺了几百甚至数千年;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我也很难想象,有一种已经传唱了一百多年的动人民歌——沙田民歌就在珠海的南屏,被一群被称为“疍家”的人群世代相传;
如果不是亲身感受,我也不会想到,在珠海的农村,至今还保留一种原始祭神求福活动,它们的名字叫“飘色”和“地色”。
文化是人类的精神家园。每一次采访归来,都会让我换个角度重新审视珠海,每一次惊喜过后,我都会对自己生活着的这片土地,多出一份眷恋。
然而,这份惊喜中却常常夹杂着些许异样的感受。如果说看到许多文化瑰宝都“藏在深闺无人知”时,我的感受是惋惜;那么,当得知有些人对于文化遗产的肆无忌惮的轻视与破坏时,我的感受则远非心痛二字所能形容。
日前去宝镜湾岩画采访,市文物局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宝镜湾岩画和遗址周围的环境与当年发掘时已经大不一样,长长的沙滩填平成土地,柏油马路修到了遗址所在的山脚下。就连这种情形,也是文物保护部门在几经争取之下才保留下来的,当时有人甚至在争论中说了这样的话:“不就是几块石头嘛,20万,我赔给你!”
“文化珠海”的内涵其实非常丰富,但归根结底,最需要的是人的“文化”。在键盘上敲下这些与“文化珠海”有关文字时,我们其实也在默默期待,希望能够通过这些方块字,让更多的人对珠海、对珠海的文化有新的认知;许多年后,当我们再一次审视“文化珠海”时,能够让惊喜多一些,让惋惜和心痛少些,再少些。
程敏

“文化珠海”系列报道内容简介
该系列报道主要分为“文化珠海?寻根”、“文化珠海?风情”、“文化珠海?人物”、“文化珠海?都市”、“文化珠海?产业”五个版块,分别关注“文化珠海”的不同侧面。
——寻根:
珠海最早有人类活动的时间可上溯到六千年前。此系列重点通过实地采访文物古迹、考古专家、考古发掘见证人、史料印证等形式,展现数千年珠海的历史变迁历程。在这个版块里,我们重点关注的是珠海历史的久远性、海洋文化的开放性兼容性。
——风情:
几千年来,中原文化、岭南文化、妈祖文化、西方文化在珠海和谐共存相互交融,形成了许多珠海独特的民俗风情,此版块即关注于此,主要内容包括疍家风情、海岛风情、岭南风情、华侨文化等一系列珠海独特的民俗民风。
——人物:
主要包括三方面内容,其中一部分是采访名人后裔、故居遗址,让后人讲述前辈鲜为人知的故事等,展现珠海近现代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另一面;此外我们还将关注目前在珠海生活的艺术家及目前旅居海外或外地的珠海籍知名艺术家以及珠海本土的具有一定故事性的文化人或艺术家。
——都市:
改革开放二十年多来,珠海正日益发展成为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现代化都市,此系列重在展现珠海独特的都市文化,我们将特别注意去发掘一些人们耳熟能详的现象中的文化意味。
——产业:
建设“文化大省”中明确提出“文化经济”的概念,我们以这一全新的提法为出发点,来重新审视珠海文化资源,思考珠海文化产业和产业文化的道路。
“文化珠海”系列是本报精心策划、即将强势推出的重头报道,持续时间将超过半年。我们希望更多的人来关注“文化珠海”,欢迎通过来稿或提供采访线索的方式,把你眼中的珠海文化鲜为人知的一面告诉我们。
电话:2639939 传真:2639911
EMAIL:chengmin@zhuhaidaily.com.cn

追寻先民的遗迹
为了写“文化珠海”的“寻根”部分,上月底又一次邀请珠海博物馆的肖一亭研究员带我们去淇澳岛上的史前沙丘遗址看看。“明天跟博物馆去考古”,以往每次说起,我总是兴冲冲的,因为这是这些年所有采访中最有乐趣的活儿。我跟他们一样为每一次的新发现而欢欣鼓舞,一样捧着数千年前精美的水晶玦啧啧赞叹、爱不释手。
没有负责采访“文化线”前,我跟所有珠海的新移民一样以为珠海向来只是小渔村,是年轻的没有什么“根底”的特区。第一次到宝镜湾,当时还在文化局文物科的梁振兴弯腰拣起路边的一块鹅卵石,随口说:这是石网坠,至少3000多年前的人打鱼用的,我立刻傻在那里,半信半疑地听他解释。后来知道这是真的,因为随后的发掘中,仅仅500平米的揭露面积,这样的石坠就有2000多件。
据说建市之初,市区的很多沙滩上都可以见到裸露的数千年前的夹砂陶,有些经过了简单的记录、发掘,绝大部分都随浩浩荡荡的运沙车消失了。这就是发展的代价吧?那时,我们还不太懂得珍惜。
就是现在,又有多少人知道,历史上的珠海,远远不是一个小渔村呢:至少4000年前就有人居住,从西汉起就是海上丝绸之路要道,南宋王朝最后的覆灭之地,而数百年与大洋彼岸的沟通,终于蕴育出容闳、唐绍仪、杨匏安、唐廷枢、徐润等一大群近现代史上的璀璨明星。
那天,在淇澳岛人迹难至的沙滩上,我们再一次看到了数千年前先民们用过的器物,就裸露在地表上。“珠海有多少宝贝啊”,肖老师一再地感叹。这,就是我们想写“文化珠海”的理由,想跟随这些地上的遗迹,去想象先民的生活,感悟我们的自己的历史。
蔚宁

关注脚下的土地
对很多人来说,《清明上河图》之所以动人,就在于它所描述的那一派热气腾腾的街市气氛,街坊邻居吆五喝六,民间艺人吹拉弹唱,市井风情栩栩如生。一个地方最鲜活、最能区别于他处的特征,莫过于普通老百姓日常生活中表现出的乡土气息与市井风情。我们应关注的,除了历史遗迹、“出产”过的名人、发生过的轶事,不可或缺的还有那些曾经和现在生活在珠海的芸芸众生的世俗生活,正是这种“共享”的世俗生活滋养着一代又一代珠海人。
仔细想起来,我们是否知道珠海的先民高兴的时候唱什么曲儿,劳作的空闲有些什么娱乐,喜欢吃什么、穿什么,现在还有什么风俗习惯留存下来,这些风俗又衍生出怎样的变化?揭开天天在我们身边发生着的、然而自称珠海人的我们却熟视无睹的新鲜热辣的珠海世俗生活的面纱,这其实不仅仅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再过10年、20年,基本上疍家人的传统就完全消失了。”一直至力于保存珠海南屏沙田地区疍家文化的吴金喜叹息说。除了土生土长的疍家人,恐怕没有多少珠海人知道自己生活的这块土地上还居住着这样一个拥有独特服饰、生活习惯、婚丧风俗的人群。而疍家文化正在走向消亡。如何处理“保护”和“开发”、“继承”和“创新”、“理想”和“现实”的关系,这并不是一个新命题,但却从来没有得到完美的解答。我们显然也给不出答案。
王近夏

寻找文化人的味道
从调入《珠海特区报》开始,我几乎一直是在做文化记者或者编辑的工作。算起来,也有近17年了。这些年来,我采访过许多珠海重要文化人物。
珠海的文化人,很多从事着与文化毫不相干的工作。他们在珠海默默耕耘着。十几年的日子,他们中的青年步入中年,中年则进入老年,他们没有后悔自己在珠海度过的时光。
就我眼光所及,现在有着全国性影响的文化人物还是有不少的,在目前大力建设文化大省的背景下,他们将是珠海文化发展的一种原动力。像闻名海内外的歌唱家胡松华、长期生活在珠海的澳门中国画家孙蒋涛多次在全国歌曲大奖比赛中获奖的李需民、著名通俗歌曲演唱者高林生、近年来在全国各个刊物上发表小说的王海玲、著名画家石鲁的儿子石果、爱情诗人胡的清、油画家包泽伟、摄影家李伟坤、长期在珠海居住的香港画家陈逸峰、舞蹈家宋拉成等等,他们不仅在珠海,就是从全国的范围来看,他们也是可圈可点的人物。
长期以来,我一直想给他们写点什么,记录他们奋斗的经历,就是记录珠海的一种文化发展历史,现在终于有这样一个机会了,珠海文化人的故事一定能让我们品味出一种丰富多彩的味道。
李更

一起走进珠海都市
到珠海18个月。
写过开酒吧的光头老孙,写过流浪歌手刘飞,写过自得其乐才情横溢的设计师于泳,一路写下来,突然发现,珠海都市生活的感觉慢慢充盈起来。
老孙的酒吧越来越火,他也不再是光头;刘飞的歌唱得越来越好听,他的眼神更忧郁;于泳开始爬山,气喘吁吁的时候一样还那么自在自然。
他们成为我朋友的同时,我就更深入接触珠海的都市生活。珠海没有深圳快节奏的高压都市生活,也没有广州那么多文化历史沉淀,却有让人称道的休闲文化,以及众多移民共同融合促成的综合性文化,有人称之为新客家文化。
在这种文化状态下生活的人们可以享受更多的放松自由的空间。其实,珠海的新移民文化也就是一种非常感性的文化,感性的生活状态表现出多元的文化视角。
希望我们能一起走进珠海的都市生活,走进因文化而精彩的魅力珠海。
乔宇

文化产业路在何方
一切以文化的面目出现的东西都使我感到浓厚的兴趣。
此次采访还在“初级阶段”,珠海文化所展现的丰富多彩甚或深厚的一面就已令我大为惊讶了。
珠海具有历史的久远性、海洋文化的开放性兼容性;珠海拥有许多独特的民俗风情;出现许多近现代的历史文化名人;展现出珠海独特的都市文化魅力,那么这些能否形成珠海的文化产业?这给我们提出了迫切而现实的课题。
建设“文化大省”中明确提出“文化经济”的概念,我们以这一全新的提法为出发点,我们从不同侧面关注“文化珠海”,来重新审视珠海文化资源,目的就是思考珠海文化产业和产业文化的道路。


来源:作者: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